分类 1号站平台 下的文章

图为“星光部队”资料图(图片来源:台媒)

海外网9月22日电台媒21日爆料,李显龙访问中国大陆后,有消息称新加坡“星光部队”将中止赴台演习。虽然蔡英文办公室表示“对未经证实的消息不予回应”,但民进党“立委”蔡适应透露,据他了解,新加坡确有思考要逐步减少“星光部队”在台演训。

据台湾媒体报道,针对新加坡“星光部队”将中止赴台训练的传闻,民进党“立委”蔡适应22日对此表示,据他了解,新加坡有思考要逐步减少星光部队在台演训。随着在澳洲的训练中心更加完备,预期赴台的人数会持续降低。

蔡适应表示,此前“星光部队”在台受训时曾遭遇台湾民众陈抗,虽然目前不敢说会马上中止到台湾训练,但能预期会持续减低、降低赴台的人数。

蔡适应称,新加坡土地狭小,军队长期都在海外训练,“星光部队”训练地点除了台湾地区,也有澳大利亚。新加坡在2015年与澳大利亚签署新的战略伙伴协议,其中包含军事防卫部分,提及要拉长训练时间,并签署了25年合约,训练人数将从6000人加到1万多人,且新加坡还花费超过20亿元澳币扩建在澳洲的训练中心。

据海外网早前报道,新加坡总理李显龙20日访问中国时再度重申坚持“一中”,且特别提及反对“台独”,让岛内“独派”人士倍感压力。据岛内亲绿媒体报道,台湾地区与新加坡自1975年4月签订协议至今一直保持军事交流,而如今可能因李显龙访华后生变。前台防务部门副手林中斌在个人脸书账号上发文透露,有香港媒体请他评论“新加坡‘星光部队’中止来台”一事,他则指出这件事情如果属实,其意涵大家都会感受到,不需要再特别提出。

消息传出后,台当局各个部门均表示,对此事件不予评论。另据台湾“中央社”报道,蔡办发言人黄重谚昨晚(21日)表示,未经证实的消息不予回应;台陆委会副主委兼发言人邱垂正则称“毫无所悉”;台外事部门发言人王佩玲表示,没有评论;台防务部门发言人陈中吉则指出,这都是媒体臆测,防务部门循往例对此议题不会做公开评论与说明;“台驻新加坡代表处”也称,不知消息从何而来,不予评论。

据台湾《中国时报》报道,台湾地区同新加坡的关系不稳,早就不是新闻。蔡英文当局执政后,“台驻新加坡代表”人选派任也是一波三折,以致双方关系紧张。曾被台当局列为重要人选的江春男传出涉嫌酒驾,惹怒新加坡,因禁不起岛内舆论压力,才向蔡英文和台外事部门负责人李大维请辞。而第二任人选黄志芳则因高调行事,在新加坡尚未同意其人事调配前,宣称新加坡将作为“新南向”指挥站,犯上“外交”大忌。最后,“驻新代表”由时任贸协董事长梁国新出任。台媒指出,新加坡两度拒绝台当局人选,在台湾对外事务历史上是首例。

此外,去年底香港海关于葵涌货柜码头扣押装甲事件,已再度引起社会对“星光计划”的关注,外界也曾质疑“台新”军事合作恐生变。

据了解,根据“星光计划”,新加坡组建了一支由步兵、炮兵、装甲兵和突击部队组成的“星光部队”,定期赴台湾屏东恒春三军联训基地、云林斗六炮兵基地、新竹湖口装甲兵基地进行训练。赴台的“星光部队”人数约1万人,台当局只对新加坡部队消费的物资收费。为保密,“星光部队”早年多搭新加坡航空班机赴台,着便服,由台当局发放个人身份证明,并以团体观光名义入境,近年则搭乘C-130军机或搭军舰直接靠港左营军港入境。

台湾地区与新加坡的“星光计划”一直是不能对外说的秘密,台当局也一直三缄其口。不过,因2007年5月发生的一场军演意外,让计划对外曝光。此后星光部队赴台人数确实减少,从1万人减到约3千人左右,部分改为赴澳大利亚与其他国家训练。(海外网李萌)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

  【弘扬伟大民族精神 奋斗创造美好生活】

  谈及近代改良运动,人们总会最先想起康有为和梁启超。事实上,早于康梁、力主变法自强的王韬在当时颇具影响,他曾提出“富强即治国之本”,倡导学习西方先进科学技术,要求发展工商业和新式交通,主张改革封建科举制度,为戊戌变法做了舆论准备。只是当局“用其言而弃其人”,因此长久以来王韬并不为人们所熟知。

  1828年11月10日,王韬出生于今天的苏州甪直。他一生经历坎坷、命运多蹇。青年时期科举不第、弱冠失恃,投书太平天国遭到通缉,被迫遁迹海外;壮年漫游欧洲、讲演访学,回到香港创办世界上第一家华资中文日报。作为近代资产阶级第一批思想家、政论家、新闻工作者,王韬曾在风雨如晦的时代里坚持批判现实,提倡西学,为中国现代化贡献了毕生精力。

  个人的不幸、国家的耻辱、中西文化认同的困惑在近代知识分子的心灵上投下了沉重的阴影。这是一群已经离开传统堤岸又尚未找到彼岸依归的“畸零人”,王韬是其中不幸最多、忧愁最深的一位。蛰居上海时,王韬在英国新教伦敦会的墨海书馆任中文编辑,靠给洋人“卖文”为生,为乡党亲朋所不齿,几乎“无复有生人之乐”。在接触西方资本主义文明之时,王韬也看到了当时中国的生存危机。他厌倦了烦琐的宗教经书翻译工作,可是对引介西方科学技术书籍的浓厚兴趣又使他不忍离开书馆。他在《弢园老民自传》中写道:“老民欲窥其象纬舆图诸学,遂住适馆授书焉。”这一时期,王韬相继翻译了《格致新学提纲》《光学图说》《重学浅说》《华英通商事略》《西国天学源流》,涉及物理、天文、商贸、工程等多个领域,为西学东渐做了大量实质工作。后来王韬将它们与《泰西著述考》一道编辑成册,名为《弢园西学辑存六种》。

  在由传统向现代转折的激流中,中国知识分子往往以笔为枪,向旧社会宣战,在近代历史舞台上留下了一座座丰碑。1874年,王韬在香港创办了《循环日报》,这是中国报刊史上第一份以政论为主的报纸,也是一份中国资产阶级主张变法自强的“喉舌报”。他在开张布告中写下“本局所有资本及局内一切事务,皆我华人操权,非别处新闻纸馆可比”一段话,作为摆脱西人束缚、独立发表见解的宣言。兼通中西学、熔世界意识与爱国情感于一炉是《循环日报》的特色,王韬及其同仁一面传播西学新知,沟通内外信息,打破国人“拘守于一隅而不屑驰观乎域外”的闭塞状态;一面阐述见解,引导舆论,大力推进富强和改革活动全面展开。《富强要策》(1874年2月5日)、《论台湾实为中国重镇》(1874年7月16日)、《论欧洲近事》(1878年3月13日)等都是切中时弊、反映民情民心的论文,认为中国必须变法,兴办铁路、造船、纺织等实业以自强。

  王韬任主笔10年之久,在《循环日报》上发表政论800余篇,始终践行报纸“通上下、通内外、辅教化之不足”的三重功用。后来他在和友人谈及办报情形时说:“年来我亦持清议,眷言家国怀殷忧,论事往往撄众怒,世人欲杀狂奴囚。”借事生议,痛击黑暗,臧否人物,《循环日报》鞭辟现实之深致使顽固守旧之士如同芒刺在背。把办报的宗旨从盈利赚钱拓展到开通民智,把报纸的功能从提供新闻消息拓展到议事论政,这是中国近代新闻史上的一大革命。在王韬与同仁的努力下,这份“言别人所不敢言”的报纸发行量一度居国内之首,“凡有华人驻足处”均设有该报代销点,《循环日报》执中国报纸草创时期之牛耳,林语堂也把王韬比作“中国新闻报纸之父”。

  19世纪70年代,中国社会尚处在黑暗多于光明、保守多于革新、封闭多于开放的时期,知洋务、讲变通的敏锐之士仍属凤毛麟角。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王韬将重要媒介手段——报纸引入中国,宣告了中国思想家宣扬改革的近代方式的诞生。1875年,王韬发表了著名的《变法自强上》《变法自强中》《变法自强下》3篇政论,比郑观应《盛世危言》早18年,比康有为、梁启超维新变法早23年。自此晚清资产阶级思想家和革命家,从严复、康有为、梁启超,到孙中山、章炳麟,无一不把倡导变革与办报联系起来。通过办报和翻译,王韬在近代史上扮演了思想开拓者与启蒙者的角色,无疑也具有革命者的先驱地位。

  1897年秋,王韬在上海病逝。100年后,他的故乡苏州甪直筹建了一座占地800平方米的王韬纪念馆。在这座典型的清式宅园中,王韬半身铜像突出展示在生平事迹陈列室中,另一侧是《循环日报》的复制品,厅柱上镌刻着康有为题赠给王韬的对联“结想在霄汉,即事高华嵩”。值此王韬诞辰190周年之际,他心怀家国、变法图强的光辉思想,必将激励我们在新时代为国家富强继续奋斗。

    (本报记者 苏雁 本报通讯员 刘诗吟)

  中央宣传部 退役军人事务部联合发布2018年“最美退役军人”先进事迹

  新华社北京11月10日电 为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退役军人工作的重要指示精神,落实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部署要求,讲好退役军人故事,激发广大退役军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不断增强自豪感、荣誉感、责任感,11月10日,中央宣传部、退役军人事务部在北京向全社会公开发布2018年“最美退役军人”先进事迹。

  王启荣、王明礼、王贵武、甘露、刘传健、李志强、吴洪甫、吴惠芳、沈汝波(已故)、宋玺、张东堂、张保国、陈堃源、林上斗、周晓东、郑璐、胡晨(已故)、徐文涛、徐申权、谢彬蓉等20位“最美退役军人”,他们退役后,有的扎根基层,带领一方百姓脱贫致富,建设美丽乡村;有的立足本职、敬业奉献,守护人民财产安全;有的勇立潮头、自主创业,成为行业翘楚、带动群众就业;有的遵守承诺、严守纪律,赡养英雄烈士母亲,默守国家机密……他们是一个群体的侧影,反映的是广大退役军人立足各行各业、积极投身改革开放时代大潮的精神和风貌。

  发布仪式现场播放了20位“最美退役军人”先进事迹的视频短片,从不同侧面采访讲述了他们的工作生活感悟。中央宣传部、退役军人事务部相关负责人为他们颁发“最美退役军人”证书。

  参加发布仪式的退役军人代表表示,要继承和弘扬人民军队的优良传统,自觉服从国防和军队改革大局,听从组织安排,积极到党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建功立业,永远做人民的子弟兵。现场观众表示,“最美退役军人”经过人民军队“大熔炉”的淬火锤炼,转业不转志、退伍不褪色,他们的优秀事迹必将在新时代吸引更多优秀青年投身国防和军队建设,必将激励广大退役军人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作出更大贡献。

原标题:共享汽车出事故折旧费该谁出?法律界对此也存分歧

共享汽车出事故 折旧费该谁出?

共享汽车企业在合同中均要求消费者承担此类赔偿 法律界人士对此也存在分歧

近日,雷先生在驾驶共享汽车时发生了交通事故,他垫付了5.4万元维修费用,但在保险公司赔付后,共享汽车运营方却表示,要从雷先生垫付的维修费中扣掉1.4万元,作为车辆贬值损失费。北京青年报记者发现,在不少共享汽车的用户协议中存在车辆发生事故后需要用户支付一定费用作为车辆贬值损失的条款。此类条款在各家共享汽车企业的合同中约定比例不同,对于消费者是否该承担此类赔偿,法律界人士的看法也存在分歧。

共享汽车出事故被要求赔折旧费

去年12月24日,雷先生驾驶GoFun共享汽车发生了交通事故,与另一辆车发生追尾。事故导致雷先生驾驶的GoFun共享汽车的车头受损严重,被追尾的车辆也有一定的受损。事故发生后,雷先生在第一时间联系报了警,同时在GoFun共享汽车运营平台上做了事故申报。经交警现场判定,雷先生负事故的全部责任。

次日,保险公司对事故车辆进行了定损,雷先生驾驶的GoFun共享汽车维修费用为1.9万元,被追尾的车辆维修费为5.4万元。GoFun运营方与雷先生约定,由雷先生先行垫付对方修车费用5.4万元,等保险赔付到账后GoFun运营方再返还雷先生垫付的费用。

2月12日,GoFun运营方联系雷先生,告知保险赔款已经到账,但有1.4万元的车辆贬值损失费需由雷先生承担。雷先生表示不能接受,雷先生认为,GoFun运营方已经为共享汽车购买过保险,租车人为何还要承担赔偿。

多家共享汽车协议中要求赔折旧费

因为对GoFun的赔付要求存在异议,雷先生在长江网武汉城市留言板留言希望得到解决。武昌区城管委交通运输管理科对雷先生的情况调查后发现,在雷先生使用的GoFun共享汽车App上,用户打开App后需要确认同意一份《GoFun出行分时租赁服务会员协议》,该协议中有这样一项内容:车辆发生重大事故导致车辆残值受损的,会员以事故前评估车价的20%承担车辆贬值损失。

据负责办理这条留言的武昌区城管委交通运输管理科相关负责人介绍,由于协议中有相关约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规定,租赁合同经双方约定签字画押即受法律约束,双方必须履约。

北青报记者发现,除了GoFun共享汽车平台,还有不少共享汽车App、线上租车App的用户协议中也存在车辆发生事故后需要用户支付一定费用作为车辆贬值损失的条款,所需赔付的金额比例从定损额的20%至40%不等。

在TOGO共享汽车App的用户协议中指出,车辆出险定损金额大于等于1500元时,用户需承担定损金额25%的额外费用作为承租车辆加速折旧费,且车辆一旦出险,用户还需支付定损金额的25%作为次年车辆保险上浮费,不足1000元按照1000元收取。在一度用车的协议中,对于车辆发生事故后,用户需承担定损价格20%作为车辆加速折旧费、依据地区不同承担三者定损总金额20%到25%的保险上浮溢价费用,以及因事故造成的全部停运费用。优开出行的用户协议中规定,事故发生后全部定损金额不超过2000元时,平台方将收取定损金额的40%作为快速折旧费。全部定损超过2000元时,平台方将收取定损金额的30%作为快速折旧费。悟空租车对车辆发生事故出险部分的用户协议规定,单次理赔金额在3000元(含)以上时,需加收理赔金额的30%作为车辆加速折旧费。

法律人士认为条款存争议

对于租赁的车辆在有保险的情况下发生事故,租车人是否应该承担部分费用作为车辆加速折旧费的问题,法律人士之间也存在不同看法。

北京市致诚律师事务所律师李珂认为,作为车辆的实际控制人,应该对损害承担一定的责任。李珂说,就算是责任险承担了,车也修好了,但是修过的车和没修过的车还是有区别的,这个损失是驾驶者造成的,应该对此承担责任。至于承担多少,20%还是25%还是其他,在签订合同的时候双方就已经约定好了,如果对合同的条款有异议,双方可以协商。租赁公司是以盈利为目的的企业,规定车辆的折旧费也理所应当,就要看这个折旧费是多少了。但是,要是驾驶者一点儿责任也不负,对于企业来讲也不太公平。

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则认为,在租赁协议中,租车平台可以和租车人约定在保险赔付后由租车人承担一定赔偿责任,但是该约定属于格式条款,应该明确指出或进行阐释。在本案中,由于租车公司并未对这些条款做出阐释,因此如果法院认定这些条款为单方加重消费者负担的可能会被认为无效。韩骁还表示,租车人支付的租金中有一部分便是折旧金,因此在租车人不存在过错,未违反交通规则的情况下,要求其在保险之外再支付折旧金或贬值损失等名目的费用不合理,除非租车平台在租车时就明确指出作出解释并且当事人同意。

北京市蓝鹏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起淮表达了另一种看法,他认为共享汽车的承租方如因违约或者使用不当造成共享汽车损毁的,需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但该损害赔偿数额应相当于承租方违约行为所造成的损失。如果承租方是按照约定的方法或者共享汽车的性质使用共享汽车,共享汽车仍受到损耗的,承租方不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共享汽车经营企业利用格式合同,以“次年车辆保险上浮费”为由,在已为共享汽车投保,并能够获得相应理赔的情况下,约定由承租方承担类似于“事故定损金额25%”等高于损失数额的赔偿,而非次年保险费实际上浮数额中依法应由承租方分摊的部分等合理损失,是不合理的,也缺乏法律依据的。

责任编辑:初晓慧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