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娱乐 发布的文章

  11月21日电 据“中央社”报道,美股近两天大跌,金融市场人心惶惶,敦促美联储(Fed)暂缓升息的呼声再起。但美媒分析认为,股市状态低迷或难以撼动美联储官员12月集会时的升息决定。

2月5日,交易员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工作。资料图: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交易员。

  分析称,一般认为,美股10月以来由盛转衰,美联储升息步调引起忧虑是关键因素之一。道琼工业指数20日大跌551.8点,跌幅2.21%,收在24465.64点。这项美股基准指数近8个交易日6度收黑,两天来狂泻近950点,回吐年初以来涨幅。

  美联储官员近日暗示,12月19日集会时,他们打算再度升息一码(0.25个百分点)。这将是今年第4度升息,但美股近期回调使得美联储下一步更令人捉摸不定。9月预估数据显示,认为明年需要升息2、3、4次的官员比例在伯仲之间。

  报导指出,若要联准会更动12月升息计划,美股跌势可能需要反映美国经济前景广泛恶化。近期经济数据显示,除了对利率敏感的房市外,美国经济没有太多降温迹象,特别是劳动市场数据极佳,可能很难说服联准会暂缓升息。

  纽约联邦准备银行总裁威廉斯(John Williams)昨天表示,即使联准会多次升息,当前利率仍处于“极低水平”。他重申,联准会升息打算走“渐进路线”。

  部分投资人忧心,股债市最近走弱,可能显示美国与国外经济前景比美联储官员想象还糟,在这种环境升息危机重重。另一项棘手因素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不断呼吁美联储暂缓升息,美联储若照办,部分投资人可能解读美联储屈服于政治压力,使其声誉受损。

  特朗普20日持续对联准会施压,他在白宫向媒体表示:“我希望美联储调降利率,美联储制造的问题比其他任何人都严重。”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上周在达拉斯坦言,市场卖压涌现可能使金融状况紧缩,影响经济成长。但他表示,市场情势只是美联储设定基准利率时考虑的“许多因素之一”,意味股市大跌不足以让美联储变更决策计划。

  呼和浩特11月20日电 (张林虎)20日,“助推民营经济发展政银合作协议签约仪式”在呼和浩特市举行。

  在签约现场,内蒙古自治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与内蒙古8家商业银行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为各类市场主体尤其是民营企业搭建信息互联互通和“一站式”免费代办服务与融资平台,借助银行机构网点多、渠道广、服务优的优势,多渠道开通工商业务“绿色通道”,为投资者提供工商登记“随时办、就近办、马上办”服务,并向新企业提供账户开设、资金融通等金融服务,协同推进工商登记便利化与金融服务便利化工作。

  据了解,截至2018年10月底,内蒙古市场主体发展到194万户,其中内资企业40.9万户,外商投资企业3479户,个体工商户144.9万户,农民专业合作社8.2万户。

  内蒙古自治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局长白清元说,此次政银合作协议签约进一步压缩企业开办时间,全面推进“证照分离”“多证合一”全程电子化登记、企业名称自主申报,在不断提高企业登记便利化水平的基础上,与各专业银行一道,多渠道解决办照网点少、融资难、信息共享不畅等问题达成的合作意向。(完)

  广州11月17日电 (记者 郭军)11月17日,第三届华文教育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暨南大学华文学院拉开帷幕。来自中国、美国、加拿大、新加坡、韩国、日本、泰国、越南等多个国家的专家近150人参会。

  本次大会由暨南大学华文学院和华侨大学华文学院联合举办,主题为“世界华文教育的同一性与差异性”。本次研讨会设有三场特邀学术报告及十六组分组报告,并在开幕式前特设华文教育工作坊,海内外专家学者共同为新时代世界华文教育的发展把脉。

  暨南大学党委副书记夏泉教授在会上致欢迎辞,并简要介绍了暨南大学的华文教育工作。他表示,在“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与沿线国家的经贸往来更密切,在社会文化领域的接触也更频繁,语言和文化作为不同国家和民族间交流的桥梁,赋予了世界华文教育新的时代内涵。学习和了解中国的语言和文化,既是海外华人的“根、魂、梦”,也成为越来越多外国朋友外语学习的重要选项。新时代的华文教育作为文化枢纽,扮演了日益重要的角色,成为海外华侨华人及其华裔子女、外国朋友了解中国和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途径。

第三届华文教育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暨南大学举行 李洁麟 摄

  据了解,暨南大学华文学院在建院65周年院庆之际主办该国际学术研讨会,探讨世界华文教育的同一性、华裔与非华裔汉语教育的差异性、华文教育的国别或地域差异,以及特定条件下华文教育各要素,如对象、目的、师资、教材、教法、手段、方式、测试、管理等的差异性等,旨在推进新时代世界华文教育工作的发展,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播奠定学术研究基础。

  华文教育国际学术研讨会是暨南大学华文学院和华侨大学华文学院联合举办的学术会议,在海内外华文教育界享有较高学术声誉。第一届和第二届华文教育研讨会分别于2013年及2015年召开。(完)

  中国侨网11月17日电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美国加州大学一名法学教授连同亚裔社团,当地时间15日共同向法院提告,要求加大提供旗下九个分校大学部过去12年的招生纪录,以判断加州大学是否以种族背景决定入学标准,因而不利亚裔学生。

  波士顿联邦地区法院日前审理哈佛大学被控歧视申请入学的亚裔学生,本案已于11月2日结束辩论,法官最快12月宣判。如今针对加大体系的这项诉讼,使大学名校招生标准再度成为焦点。

  据媒体报道,针对加州大学的这宗诉讼,是由亚裔美国人小区服务中心(Asian American Community Services Center)主席沈家麒(George Shen),与加大洛杉矶分校法学院教授桑德(Richard Sander),两人依据“加州公共档案法”(California Public Records Act)提出的。

  沈家麒16日在洛杉矶举行的记者会上说:“哈佛大学案子对我们来说,有很大鼓励作用。我们都知道,亚裔入学受到不公平待遇,这次诉讼目的是希望得到数据证明。”

  沈家麒是共和党籍企业家,过去两个月成立亚裔美国人小区服务中心。

  桑德则专攻大学入学的种族偏见议题,向来反对“平权措施”(affirmative action),他认为“平权措施”开放不够格的学生入学,损害亚裔学生权益。

  他在记者会上引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内部报告指出,从2007年至2011年,申请入学的亚裔学生受到不公平对待,将近1400人遭拒。

  1996年加州通过州宪法修正案“209法案”,政府机关聘用公务员或公立学校录取学生时,不得将种族、性别等因素纳入考虑。

  桑德说明,1998年至2006年间,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确实遵照209法案,“但2007年后,有证据证明UCLA背弃了种族中立原则,歧视亚裔美国人”。

  对此加州大学发言人黛安·克雷恩(Dianne Klein)响应说,“加州大学招生决策并未考虑种族、族裔与性别”,并提到桑德要求学校提供数据不成而提告,且加州大学本身没有这份数据,在法律上也没有义务提供。(刘焕彦/编译)

  著名画家陈钰铭带领学生长年扎根高原,师生大型作品展在京开幕  他的画魂里有一座黄土高原

▲陈钰铭近照。

   陈钰铭与学生们在高原野外写生。

  本报记者 王广燕

  一位与黄土高原毕生结缘的“画痴”,带领一群有着不同成长背景的学员,一年又一年行走在西北黄土高原,在艰苦环境中扎根泥土、写生创作。

  上周六,一场特别的师生展在军事博物馆开幕,这就是由军事博物馆、中国国家画院、中国美协艺术委员会联合主办的 “永怀初心”——陈钰铭师生作品展。展览展出当代现实主义创作重要代表人物陈钰铭及其学生的作品,包括巨幅主题创作、人物山水写生等一百多幅画作,参展画家七十八人。参展人数和作品规模之大、数量之多以及地域之广,在以往的师生作品展中尚无先例。

  创作缘起 命运把他放在了穷山沟里

  1976年,一个十七八岁的新兵入伍来到山西境内岚漪河畔的岢岚县,与陕北一河之隔。下车后迎面是一片黄土,天下着小雪,他步行走了很久才到新兵连。这个新兵就是陈钰铭。他生于中原,一口洛阳口音一生未改,但他的作品中却渗透着黄土高原的厚重与悲壮。因为从十七岁时,“命运就把我放在了山沟里”。

  自幼喜欢绘画的陈钰铭,入伍前在版画里看到的西北农民都是一脸幸福的形象。然而,上世纪80年代,有一次部队开展助民劳动,到隔壁村庄打扫卫生,发现老乡家里十几口人只有一铺炕、一口锅、一只碗,家徒四壁的场景令部队领导都震惊落泪,想不到老乡生活竟如此贫穷。从那时起,苍凉的黄土就注入了陈钰铭画作的基因。

  陈钰铭曾在汽车营当电影放映员,数年间足迹遍及河曲、偏关、神木、榆林等地的山山水水。闲暇时他就背起包,寻觅适合写生的山沟。有时候他背上几个馒头、带着一盒火柴上路,一走就是上百公里。

  一次陈钰铭乘坐客车去榆林,忽然窗外闪过黄土高原一片壮美的沟壑,他激动得连喊司机停车,司机转头一顿骂:“停什么停,要停到前边麻黄梁再停。”没想到这一句话竟注定了他此后创作的圣地。到了麻黄梁停车后,陈钰铭背着书包飞也似地往回跑了五公里,重新回到刚才看到的地方。面对纵横交错的千山万壑与河流,陈钰铭拿出速写本挥笔创作,画出奠定他在画界地位的第一张水墨中国画。

  “纸是用一毛七分钱买的,很粗糙。”这幅画如今在陈钰铭看来画得并不算好,但是情感非常真诚。后来这幅画被选上了全军美展,许多诗人被这幅画感染,从而创作了诗歌,还影响了很多画家也开始画黄土高原。

  艰苦写生 师生野外写生窑洞里吃住

  1995年,陈钰铭创作的《历史的定格》获第四届“八一文艺大奖”、长春反法西斯胜利50周年国际美展金奖,1996年的《天籁》获首届全国中国人物画展银奖……陈钰铭在画坛的名气越来越高,逐渐有学生慕名前来向他学习。

  上世纪90年代,二十岁出头的安徽青年郑天伦擅长画连环画,通过向出版社投稿赚取微薄的稿费,期待自己的才华被外界认可。画了12年连环画后,他打算转型,买了一套《中国人物画全集》,一下子就被陈钰铭的作品吸引住了。郑天伦决定向陈钰铭老师求学,背着自己创作的国画来北京找他。

  陈钰铭到北京工作以后,在平谷的山村里租了一家小院作为创作基地。一天他正在创作,郑天伦打来电话说想拜访,陈钰铭吃惊地问:“我在山里,你要过来吗?”郑天伦问了地址,背着画来到这个离平谷县城40公里的小山村,成了第一个到山村拜师学艺的学生。

  陈钰铭对这些找上门来的学生分文不收,指点他们的画作,一起写生创作。起先他们在平谷当地找村民当模特,后来他们便转战河南、西北地区,曾给予陈钰铭最初灵感启迪的麻黄梁成了师生们常去的地方。

  刘建国是从2001年开始跟随陈钰铭学习的学生。“记得我们去陕北的麻黄梁,最早的时候我们租了一排窑洞,找当地的老百姓给我们做饭。窑洞里面到处掉土,第二天早上起来脸上都是土,喝的水是地窖里的雨水,很浑浊。”而吃的东西也基本是土豆,上午炒土豆,下午炖土豆。学生们提出想吃毛豆,做饭的师傅将地里拔出来的整把毛豆,带泥连杆一块煮。由于当地水硬,食物也不卫生,陈钰铭吃坏了肚子,但怕影响到学生们的情绪,硬是没有说出口。

  吃得差倒在其次,最厉害的是当地气候。夏天在高原上写生,很多学生的脸被晒脱皮,冬天野外写生则冻得够呛。刘建国回忆:“天气太冷,一涮毛笔,提溜出来就冻成了冰棍。老师自己住的窑洞,因为太冷了,加上劳累,有一次回去后病了六个月。”

  永怀初心 画出高原人民的生存抗争

  写生路上,陈钰铭永远每天起得最早,学生们还没有起来,他就已经为大家找好了写生的最佳地点。他笑称自己的爬山水平比学生们都高。

  荒凉粗犷的黄土高原,在陈钰铭的眼里却是缪斯女神,也给了画家太多精神的震撼与洗礼。一天,学生们正在写生,忽然听到山那边传来苍凉的唢呐声,大家猜测山村里是否在办丧事。未想到翻过山,却看到村民在办婚礼。陈钰铭感慨,即使是喜事,在这片自然条件严酷的大地上也透露出悲凉色彩,唢呐声声,是情感宣泄,也是生存抗争。

  慕名而来找陈钰铭学习的人也越来越多,2012年底,陈钰铭“水墨家园”工作室成立,学员既有美术学院毕业的高材生,也有自学成才的自由画家,其中有的搞工程,有的是公司职员。即使基础不好的学生,但只要有创作的原始冲动和对水墨的独到感觉,陈钰铭都会接纳。

  陈钰铭的教学原则是:“尽量不学我绘画的具体技法,学习我绘画的观念和认识。”在找到他学画之初,有的西北学生一天“造”很多张画,不愿画家乡山水,却跑老远去画黄山。陈钰铭要求他们摆脱既有的思维模式,感悟身边的自然之美,而不是只盯着名山大川,“哪怕是一条小水沟,只要它能感动你,那你就画它。”

  在学生的眼中,陈钰铭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光芒,鼓励大家找到自己的风格。在艺术方面一丝不苟的他,却对自己的生活很粗心,有时一条裤腿卷着,另一条裤腿耷拉着,注意力全在画纸上。“老师总跟我们说,我们就是画画的,把画画好,其他的事情别去管,这样才对得起自己的身份。”一位学生如此说。

  如今60岁的陈钰铭感觉身体状态已与30岁时完全不同,他感叹如果能够画出30%的想法,已经是幸运。办完师生展后,他打算回到河南隐居一段时间,专心用三四年的时间创作一幅大作品。当然,这幅画仍与他魂牵梦萦的黄土高原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