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我们 > 关于我们的父母,我们到底知道多少?(图)

关于我们的父母,我们到底知道多少?(图)

日期:2017-12-15 10:01      人气: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消息



  旅加作家薛忆沩新作关注“空巢老人”

  上海书展期间,旅居加拿大作家薛忆沩在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推出了他的最新长篇小说《空巢》。

  “献给所有像我母亲那样遭受过电信诈骗的空巢老人。”这是薛忆沩首次尝试“将社会事件升华为小说艺术”,故事来源于他母亲几乎失去毕生财产的那次受骗。他用3年多的时间完成了对母亲和那一代人的心理分析,然后用64天的时间,以艺术的方式将自己的分析成果定格成一部丰满的小说。

  小说用第一人称的叙述,细腻地呈现出一位受害的空巢老人在案发24小时之中的心理变化。在小说的复调叙述中,一段上当受骗的故事背后其实掩藏着历史悲剧。薛忆沩重新诠释了过去几十年甚至更远的历史,以悖反的方式解构了悖谬的人生和荒谬的历史。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他谈到了历史与现实中的“空巢”现象、大家生活中习以为常的“欺骗”行为、“人口老龄化”带来的问题及其前景、两代人之间的冲突关系等。

  本报记者 卢欢

  对话薛忆沩

  “空巢”更像是

  多层语义的关系隐喻

  锐读周刊:“空巢”,词典上的注释是“子女长大后从父母家中分离出去,只有老人独自生活的家庭”。而《空巢》除了围绕一位“空巢”老人的遭遇展开,还将“空巢”指向了这个时代,事实上也扩及到了所有的人。怎么理解小说中“空巢”的真正涵义?

  薛忆沩:词典上给出的只是一种社会学的注释。而在小说中,“空巢”是一个具有多层语义的隐喻。它指向心理、生理、历史、现实、夫妻之间的关系、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关系……因为孩子的远离和背弃,“子宫”也就成了“空巢”的一个外延,而因为长期接受灌输和改造,“大脑”也就成了“空巢”的一个外延。事实上,正如小说中那首《空巢歌》表达的,生活本身就是一个“空巢”。在一个充满骗局的世界上,所有人都是“空巢人”。

  锐读周刊:故事的时间跨度只有一天,但在这位将近80岁的空巢老人遭受电信诈骗而惶恐不安、备受折磨的一天里,却又穿插了她那曲折而荒诞的一生。在您看来,“一天”可视为“一生”的缩影?

  薛忆沩:是的。我一直相信一个人一生中有一天是特别重要的。它可能是一生中的转折点,也可能是整个一生的缩影。乔伊斯的巨著《尤利西斯》写的就是一天(主要是白天)中发生的事情。而这一天又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一天:他与妻子第一次约会的日子。而他们的关系对他的美学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在《空巢》之中,叙述者经历的那荒诞的“一天”与她经历的荒诞的“一生”有高度的家族相似性。它们共同的关键词都是“上当受骗”。

  锐读周刊:小说实际上通过老人的故事展现了三代人的命运。特别是老人的母亲,“她没有被时代的变迁压垮,她没有被侮辱压垮,她没有被‘没有’压垮。这种坚强一直延续到了她生命的最后一刻。”这给我们带来怎样的启示?


  薛忆沩:《空巢》中的叙述者其实与我母亲在精神上有很大的差距。但是叙述者的母亲却与我的外婆非常相像。我的外婆在社会的最底层经历了中国现代历史上最大的变化,她经受过许多的磨难和羞辱,却豁达幽默地活到了97岁。她的经历和性格给我带来过许多的启示。她让我坚信,精神是不可摧毁的,精神是最终的胜利者。在临终前不久,我的外婆还能够完整地背诵出《长恨歌》等许多古代诗文。在流传很广的《外婆的〈长恨歌〉》一文中,我称她是这个单项上的“中国之最”。的确,在涉及到叙述者母亲的文字里,我倾注了自己对外婆至深的感情。

  新作《空巢》关注空巢老人。受访者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