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关于我们 > 《大护法》不思凡:关于我们的事,他们统统都

《大护法》不思凡:关于我们的事,他们统统都

日期:2018-02-05 18:19      人气:     

原标题:专访 |《大护法》不思凡:关于我们的事,他们统统都猜错


_____

《大护法》的票房每增加一块钱,导演不思凡的底气就足一分。这部国内首部自分级为PG-13的动画电影(编者注:13岁以下的孩子不能观看),如今票房已经过亿。他终于敢稍微透露一下自己的野心——「我个人确实是想砸一个窟窿出来,就是一个异类的声音去砸一个窟窿,会让这个行业褒有新的希望。」


在被光线传媒选中并投资前,《大护法》差点死掉。不思凡怕会再次掉入这样的循环:片子做好,没人买,失败。自2008年春末来到杭州,不思凡做了3.5部动画短片,循环一直在继续。


《大护法》预告片出来后的16个月里,最早的投资人尚游一直揣着《大护法》的BP(商业计划书)和片花,逢人便推荐。不管见谁、谈什么事,末了尚游都会跟对方说,「哎,我这儿有个东西你看看」,随后掏出手机放《大护法》的片花。


「爱奇艺、乐视、搜狐、土豆,能找到平台都找了」,没有人买。国外也试过,在美国众筹网站众筹,去法国参加影展。影展上,尚游得到的建议是,这种片子,应该去找艺术基金。


这是不思凡最怕听到的消息。


尚游是《大护法》最早的投资人,也是好传动画的创始人。10年前,还在念大学的尚游看过不思凡的flash短片《黑鸟》。那是不思凡的第一部短片,在短暂的闪客时代颇受好评。


2017年7月13日,《大护法》上映,主角是一个红胖子,带着一只白鸟。不思凡的名字开始频繁地在新闻上出现。《大圣归来》、《大鱼海棠》之后,以「大」字开头的《大护法》似乎在暗示着在票房上的野心。


在观众的解读里,「集权隐喻」是导演的另一重野心。面目整齐划一的花生人、花生镇控制者欧阳吉安、暴力化身的罗丹、个体意识觉醒的小姜共同构成集权统治。「暴力美学」是《大护法》的宣传关键词之一——毫无征兆的爆头、头颅如椰子一般直逼屏幕的镜头在《大护法》中高频出现。


《大护法》的优点很明显,独特的世界观架构和美术风格,在观众看来,这是难得的有精神内核的电影。这也是一部缺点很明显的电影,镜头语言单调乏味、台词冗长、剧本结构混乱,颇受专业影评人诟病。


「《大护法》上映,对我和老凡来说就是成功」,尚游直言。

_____

《大护法》导演不思凡

三年期限


2014年夏天,尚游在杭州第一次见到不思凡。此时,老凡抽烟抽得很凶,正打算回临安老家去,不再做动画了。


「动画太特么扯淡了」,他对尚游说。


来杭州6年,老凡有点儿绝望。做过的片子,在豆瓣上的评分都在8分以上,却没有市场买单。「没有钱,有的平台会给一点,也不多」,做好的片子,往往只是放在网上草草了事。偶尔会拿奖,「也很可怜」。


这一年,老凡38岁,像被扔进了《恐怖游轮》式的反复剧情里,每一部片子都被提前写好了结局。一路走来,身边总会传来原创作者转行的消息,似乎终于要轮到不思凡了。


「老凡,咱再做一个东西,再走一程,如果再做不成,我们也就都死心了,就不提这事儿了,认命了」,尚游承诺,只要老凡把片子做出来,就尽力把作品推出去。


骂归骂,不思凡还是想再试试,他给自己定了一个期限:3年。


《大护法》人设稿(上)《大护法》太子

他在滨江租了一间100平方米的毛坯房,租金每月1900元,租期3年。他又找到两个前同事,一个美术,一个执行导演。在做后期之前,这是《大护法》的全部制作班底。直到《大护法》完成,团队也不过6个人,全部资金不过几百万。


做动画这么多年,穷惯了。为了省钱,不思凡做了大半年的饭,每天两顿,自己买菜。没菜的时候,就做手捏榨菜饭团。


为了省钱,他不敢让角色有太复杂的表情,靠台词推进剧情,甚至用了flash才会用的元件做动画效果,「人是这样飘过来的」。这种风格一以贯之地出现在不思凡的所有作品里,意外成了不思凡的个人风格。


大护法和花生人在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