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拉菲平台 下的文章

  上海11月19日电 (记者 缪璐)2018陆家嘴金融城全球金融风险管理会议19日在沪举行,本次会议以“推进长三角区域业界共治,在多变时代应对金融风险”为主题,由陆家嘴金融城理事会联合长三角业界共同发布“推进金融风险防范合作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倡议书”,着力将长三角区域建设成为全国金融风险防范示范区和金融创新试点安全区。

  该倡议书由陆家嘴金融城理事会联合长三角沪苏浙皖三省一市的银行、保险、基金、融资租赁、上市公司等行业的数十家协会组织共同发出。这些行业协会组织代表了长三角区域的6000余家市场主体,从业界响应《长三角地区一体化发展三年行动计划》以及《长三角金融办防范区域金融风险合作协议》,助力长三角区域更高质量的一体化发展。

  倡议书发布的内容包括:搭建区域信用联盟,形成信息共享体系;充分发挥金融科技作用,守好系统性风险底线;强化企业风险意识,促进区域内各类金融机构健康有序发展;加强金融人才培养,打造高素质金融风险管理团队;营造发展创新的良好氛围,切实提升区域金融发展能级等5个方面,共同推进金融改革创新,共筑金融风险防线。

  本次会上还揭牌成立了“陆家嘴金融城理事会金融风险管理专委会”,在金融风险管理专业领域加强监管、业界和学术界的沟通和对话,通过引入和吸收海内外金融中心市场和研究机构的最新成果、先进经验和有效举措,为做好金融风险防范工作提供可借鉴的路径和决策参考,进而提升陆家嘴金融城产业链价值,优化金融市场发展环境,服务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

陆家嘴金融城理事会金融风险管理专委会揭牌。陆家嘴金融城理事会金融风险管理专委会揭牌。

  据悉,专委会作为一个国际化、专业化、长效化的业界共治平台,将发挥三类平台的积极作用。一是高端智库研究平台: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尤其是金融风险防范和管理提供高水平、高质量的学术研究和经验参考;二是跨行业交流平台:细分为银行、证券、保险、基金等不同的行业平台,既加强同业之间的沟通交流,也形成跨行业、跨平台的对话合作,为业界做好金融风险防范管理工作搭建平台,提供资源支撑,促进金融市场的有序规范和健康发展;三是专业人才培养平台:以业界实际需要为出发点和落脚点,与国内外权威的学术机构、研究机构等合作,共同打造国际金融风险管理人才教育培训的新模式,为金融风险行业提供人力资源支撑和专业人才库储备。

  据上海自贸区陆家嘴管理局副局长任凯峰介绍,此次会议旨在联合业界和各类市场主体,推进长三角业界在共筑金融风险防线、强化风险防范意识、加强金融人才培养、营造发展创新良好氛围等方面的深入合作。通过对接陆家嘴金融城众多金融基础设施、持牌金融机构和专业服务机构,积极发展和应用监管科技,通过区域联动、业界联动将防范层级提升到长三角区域层面,有效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营造安全健康有序的金融发展生态环境,进而推进金融改革创新成果的复制推广,为全国金融改革创新提供经验。(完)

  沈阳11月14日电 (韩宏)辽宁在全省范围内对国务院第一批106项涉企行政审批事项,分别按照直接取消审批、审批改为备案、实行告知承诺、优化准入服务等四种方式,实施“证照分离”改革。辽宁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刘升14日在辽宁省政府新闻办召开的发布会上说。

  此前,辽宁已在省内3个自贸片区和17个国家级高新技术开发区开展“证照分离”改革试点,降低企业制度性交易成本,激发市场主体活力。据介绍,辽宁交通运输行业当时有9项行政审批事项纳入试点,目前该行业实行优化准入服务的审批事项时限减少30%。

  “证”和“照”是市场主体进入市场的两把钥匙。据刘升介绍,辽宁统筹推进“证照分离”和“多证合一”“先照后证”改革,有效区分“证”“照”功能,让更多市场主体持照即可经营,着力解决“准入不准营”问题。

  刘升说,“证照分离”改革适用于各种类型的市场主体,包括企业、个体工商户和农民专业合作社。此次改革选择了审批频次较高、社会关注度较高的106项审批事项,包括融资性担保机构设立、变更审批、机动车驾驶员培训许可等。其中,直接取消审批2项,审批改为备案1项,实行告知承诺20项,优化准入服务83项。

  据介绍,辽宁通过优化准入服务,针对市场主体关心的难点痛点问题,精简审批材料,公示审批事项和程序,压缩审批时限,减少审批环节,下放审批权限,增强审批透明度和可预期性,提高登记审批效率。

  同时,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形成监管合力。按照全国统一的“双随机”抽查工作机制和制度规范,在辽宁省逐步实现跨部门“双随机”联合抽查常态化,推进抽查检查信息统一归集和全面公开,探索建立监管履职标准,使基层监管部门在“双随机”抽查时权责明确、放心履职。进一步健全跨区域、跨层级、跨部门协同监管机制,进一步推进联合执法,形成协同长效机制。

  辽宁省市场监督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这项改革把降低门槛后的方便送给了企业,把事中事后监管的挑战留给了政府,带来的是政府部门审批模式的变革、审批流程的优化、监管手段的创新。(完)

   加油站 中新经纬资料图

  中新经纬客户端11月12日电 针对早前“沙特正研究解散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的报道,沙特方面12日回应称,并未打算解散OPEC。

  路透中文网12日报道指出,沙特能源、工业和矿产资源大臣法力赫(Khalid al-Falih)周一表示,沙特并未打算解散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并且认为OPEC能够持续扮演石油领域的央行很长一段时间。

  华尔街日报周四援引了解情况的消息人士报导,沙特阿拉伯政府资助的顶级智库正在研究OPEC解散可能对石油市场的影响。

  另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11月9日报道,阿卜杜拉国王石油研究中心的主管谢明斯基说:“我们正在研究如果没有库存的话会有什么影响……其中一个设想是OPEC并不存在。”

  该智库此前也曾发表另一份报告,指沙特的库存减少油价波动,每年为全球经济带来高达2000亿美元的经济收益。

  路透报道称,法力赫表示,这家智库只是试图“打破框架进行思考”,分析各种情境,但他也指出,沙特领导阶层“毫无考虑解散OPEC”。

  公开资料显示,自OPEC于1960年成立以来,沙特一直是该组织中的最大产油国,产量占OPEC总产量的三分之一左右。(中新经纬APP)

  关注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中新经纬”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财经资讯。

  11月12日电 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9日,澳大利亚墨尔本市中心发生持刀伤人事件,一名流浪汉曾用购物手推车对抗嫌疑人。截至11日晚,澳大利亚市民已经为这位英勇的流浪汉捐款累计超过5万澳元。

当地时间11月9日,澳大利亚墨尔本一名男子持刀刺伤3人,其中1人死亡。目前该男子已被警方拘捕。当地时间11月9日,澳大利亚墨尔本一名男子持刀刺伤3人,其中1人死亡。

  据悉,这个名为迈克尔•罗杰斯流浪汉在社交媒体上被网民称为“推车侠”。9日的袭击事件中,嫌疑人哈桑•哈利夫•希雷•阿里捅伤三人,其中一人死亡。目击者拍摄的现场视频中显示,“推车侠”曾试图用手推车反复撞击阿里。

  事后,当地媒体和一家慈善机构找到他并进行了采访。

  “(当时,)我看到手推车就在路边,所以我推着它撞向嫌疑人。我撞了他许多次,但都没有成功撞倒他。”罗杰斯说。

  据悉,事件发生时,罗杰斯离嫌疑人阿里纵火的车辆有数米远,然而他还是第一时间上前阻止阿里,该举动使罗杰斯成为了社交网络上的“英雄”。

  慈善机构“墨尔本无家可归者团体”为罗杰斯发起了募款,截至11日晚,共收到超过52000澳元捐款。

  该团体创始人多纳•史陶森伯格表示,该机构还会帮助罗杰斯寻找住所,并提供援助,以缓解他在9日下午袭击事件中受到的心理创伤。

  9日下午,墨尔本市中心持刀伤人事件中,嫌疑人阿里先是纵火引燃自己的车,后持刀捅伤三人,造成一人死亡。而后他被警方击毙。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宣布制造这起袭击,但没有给出证据。

河北省承德市网络代购经营者陈晨(右)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带有统一社会信用代码的营业执照。 刘环宇摄(人民图片)河北省承德市网络代购经营者陈晨(右)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带有统一社会信用代码的营业执照。 刘环宇摄(人民图片)

  本报记者 叶 子

  近年来,中国跨境电商快速发展,已经形成了一定的产业集群和交易规模。2018年8月31日,历时5年时间,历经4度审议,后又3次公开征求意见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以下简称《电商法》)于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通过,将自2019年1月1日起施行。有声音称,《电商法》落地,海外代购“压力山大”,那么海外代购究竟将受到怎样的影响?代购时代真的要终结了吗?

  多数代购需工商登记

  可以发现,让代购一族感到有压力的,主要是《电商法》所规定的电商经营者“应当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当依法履行纳税义务”等条款。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在关于《电商法(草案)》修改情况的汇报中提到,规定电商经营者应当依法办理登记是必要的,这主要是从我国的商事登记和税收征管制度上总体考虑,并且体现线上线下的公平竞争。那么,是否对于所有的电商经营者都需要进行市场主体登记呢?

  《电商法》也明确了适用除外的情况,即个人销售自产农副产品、家庭手工业产品,个人利用自己的技能从事依法无须取得许可的便民劳务活动和零星小额交易活动以及依照法律、行政法规不需要进行登记的除外。这主要是考虑到,实践中有许多个人经营者交易的频次低、金额小,法律已要求平台对其身份进行核验,可不要求其必须办理登记。

  中国法学会网络与信息法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周汉华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如果海外代购进行的是大规模的商业行为,就是市场主体,超过一定数额需要依法纳税;如果是偶尔出国帮家人朋友代购少量东西,则不需要登记,而“零星小额”的具体标准,还需等待市场监管总局明确。

  工商登记是税收征管的基础,但不需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的电商经营者,并不等于完全与纳税无关。如果发生了纳税义务,同样应当依照税收征收管理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申请办理税务登记,并如实申报纳税。

  跨境电商享政策鼓励

  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在《电商法(草案)》修改情况的汇报中表示,《电商法》的修改思路主要是遵循规范经营与促进发展并重,保障并支持电商创新发展,按照“鼓励创新、包容审慎”原则,对有关方面认识尚不一致、还看不准的问题,仅作原则规定或不作规定。

  周汉华认为,作为一部规范和促进电商健康发展的综合性法规,《电商法》只是对跨境电商做了一些原则上的规定,对代购这种业态的影响还不到终结这个程度,就此说海外代购到了末日是不准确的。总体而言,《电商法》对于跨境电商是持鼓励态度的。例如,《电商法》的第五章明确写到,国家促进跨境电商发展,建立健全适应跨境电商特点的海关、税收、进出境检验检疫、支付结算等管理制度。

  电商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亿达律师事务所律师董毅智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国家对跨境电商的支持是明确的,同时,国家支持小型微型企业从事跨境电商。对于个人代购,《电商法》并没有禁止,但更多细则还需要部门规章和行政法规来调整。

  个人代购面临转型

  《电商法》对电商经营者做出了明确定义,是指通过互联网等信息网络从事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经营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和非法人组织,包括电商平台经营者、平台内经营者以及通过自建网站、其它网络服务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电商经营者。

  周汉华表示,这就是说,除了电商平台上的商家,那些通过微信、网络直播等方式销售商品或者提供服务的经营者都涵盖在内。一般所称的海外代购大多通过社交平台完成交易,属于跨境电商经营者,是《电商法》的适用对象。

  从本质上看,海外代购的成本相对较低,催生了需求,这一正常的市场行为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不过,从事跨境电商,本来就应当遵守进出口监督管理的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即使是个人从境外携带商品入境,也需要遵守海关、出入境、免税商店等的相关规定。因此,海外代购们从事跨境代购的法律风险是确定的、税务风险也是真实存在的。

  那么,在《电商法》实施之后,从事海外代购的个人将有何选择呢?董毅智告诉记者,目前看来,要么转型为从事跨境电商的小微企业,要么偶尔少量进行代购。他分析说,目前代购们的利润点在于免交关税、消费税,这与以往的执法依据不够明确、执法程度不够到位有关,现在立法已经明确,执行上也没有技术阻碍,一旦成本上去了,代购们的优势就会不复存在。因此长远来看,个人代购生存的空间是越来越小的。